公告 网站公告:
中华道历4717年  


QQ:

2789168405

邮箱:

tianjinggong@Foxmail.com


民俗传统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民俗传统
“遊”与“道”
来源:光明网-《光明日报》    添加时间:2017-4-20   点击:1965
 

作者:王锺陵(苏州大学东吴国学院教授、院长)

有两个概念是贯串《庄子》内七篇的:一是“遊”,二是“道”。前者可以说是《庄子》一书的代表性概念,后者则是《庄子》一书最根本的概念。辨明它们在内七篇不同语境中的含义,无疑对恰切、深入地理解“内篇”各篇具有重要的意义,并且,这两个贯串概念在某种程度上也正可以视为内七篇以至全本《庄子》整体性的一个标志。

“遊”字从第一篇的题目《逍遥遊》起,直贯串到《应帝王》篇“体尽无穷,而遊无朕”句。这是用“遊”字者;还有虽未用“遊”字却具有“遊”义者。本文综合两者来加以说明,当然是以前者为主。

庄子虽坚持“遊”义,但其“遊”义在各篇中并不相同。古今庄学家迄今未曾明白的是,《逍遥遊》篇其实讲了两种逍遥遊。第一种是神人、圣人、至人那种“无待”的逍遥遊:“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遊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!”这种逍遥遊,说的是顺万物之性,遊于变化之中,以达于辽阔自由的境界。其虽有顺物随化的前提,但由于前面所描写的“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”所展现的是一幅极为辽阔的景象,因而给人以一种大自由境界的感受。第二种逍遥遊,是在植于“无何有之乡”的大树之下“逍遥乎寝卧”,而“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”(《逍遥遊》),亦即以存身为目的的逍遥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