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 网站公告:
中华道历4715年  


QQ:

2789168405

邮箱:

tianjinggong@Foxmail.com


道藏辑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道教文化 > 道藏辑要
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三十五
来源:   添加时间:2018-3-13   点击:1032
 

河南郭象注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

杂篇天下第三十三

天下之治方术者多矣,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。

〔注〕为以其#1有为,则真为也,为其真为,则无伪矣,又何加焉。

〔疏〕方,道也。自轩顼已下,迄于尧舜,治道艺术,方法甚多,皆随有物之情,顺其所为之性,任群品之动植,曾不加之於分表,是以虽教不教,虽为不为矣。

古之所谓道术者,果恶乎在?

〔疏〕上古三皇所行道术,随物任化,淳朴无为,此之方法,定在何处?假设疑问,发明深理也。

曰:无乎不在。

〔疏〕答曰:无为玄道,所在有之,自古及今,无处不徧。

曰:神何由降?明何由出?

〔注〕神明由事感而后降出。

〔疏〕神者,妙物之名;明者,智周为义。若使虚通圣道,今古有之,亦何劳彼神人显兹明智,制礼作乐以导物乎?

圣有所生,王有所成,

〔疏〕夫虚凝玄道,物感所以诞生,圣帝明王,功成所以降迹,岂徒然哉。

皆原於一。

〔注〕使物各复其根,抱一而已,无饰於外,斯圣王所以生成也。

〔疏〕原,本也。一,道。虽复降灵接物,混述和光,应物不离真常,抱一而归本者也。

不离於宗,谓之天人。不离於精,谓之神人。不离於真,谓之至人。以天为宗,以德为本,以道为门,兆於变化,谓之圣人。

〔注〕凡此四名,一人耳,所自言之异。

〔疏〕冥宗契本,谓之自然。淳粹不杂,谓之神妙。疑然不假,谓之至极。以自然为宗,上德为本,玄道为门,观於机兆,随物变化者,谓之圣人。已上四人,只是一耳,随其功用,故有四名也。

以仁为恩,以义为理,以礼为行,以乐为和,熏然慈仁,谓之君子。

〔注〕此四名#2之粗迹,而贤人君子之所服膺也。

〔疏〕布七惠为恩泽,施义理以裁非,运节文为行首,动乐音以和性,慈照光乎九有,仁风扇乎八方,譬兰蕙芳馨,香气熏於遐迩,可谓贤矣。

以法为分,以名为表,以参#3为验,以稽为决,其数一二三四是也,

〔疏〕稽,考也。操,执也。法定其分,名表其寔,操验其行,考决其能。一二三四,即名法等是也。

百官以此相齿,以事为常,

〔疏〕自尧舜已下,置立百官,用此四法更相齿次,君臣物务,遂以为常,所谓彝伦也。

以衣食为主,蕃息畜藏,

〔疏〕夫事之不可废者,耕织也;圣人之不可废者,衣食也。故国以民为本,民以食为天,是以蕃滋生息,畜积藏储者,皆养民之法。

老弱孤寡为意#4,皆有以养,民之理也。

〔注〕民理既然,故圣贤不逆。

古之人其备乎。

〔注〕古之人即此之四名也。

〔疏〕养老哀弱,矜孤恤寡,五帝已下,备有之焉。

配神明,醇天地,育万物,和天下,

〔疏〕配,合也。夫圣帝无心,因循品物,故能合神明之妙理,同天地之精醇,育宇内之黎元,和域中之群有。

泽及百姓,明於本数,系於末度,

〔注〕本数明,故末#5不离。

〔疏〕本数,仁义也。末度,名法也。夫圣心慈育,恩覃黎庶,故能明仁义以崇本,系法名以救末。

六通四辟#6小大精粗,其运无乎不在。

〔注〕所以为备。

〔疏〕辟,法也。大则两仪,小则群物,精则神智,粗则形像,通六合以遨游,法四时而变化,随机运动,无所不在也。

其明而在数度者,旧法世传之史尚多有之,

〔注〕其在数度而可明者,虽多有之,已疏外也。

〔疏〕史者,《春秋》、《尚书》,皆古史也。数度者,仁义法名等也。古旧相传,显明在世者,史传书籍,尚多有之。

其在於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乐》者,邹鲁之士,搢绅先生多能明之。

〔注〕能明其迹耳,岂所以迹哉。

〔疏〕邹,邑名也。鲁,国号也。搢,笏也,亦插也。绅,大带也。先生,儒士也。言仁义名法布在《六经》者,邹鲁之地儒服之人能明之也。

《诗》以道志,《书》以道事,《礼》以道行,《乐》以道和,《易》以道阴阳,《春秋》以道名分。

〔疏〕道,达也,通也。夫《诗》道情志,《书》道世事,《礼》道心行,《乐》道和适,《易》明卦兆,通达阴阳,《春秋》褒贬,定其名分。

其数散於天下而设於中国者,百家之学时或称而道之。

〔注〕皆道古人之陈迹耳,尚复不能常称。

〔疏〕《六经》之迹,散在区中,风教所覃,不过华壤。百家诸子,依稀五德,时复称说,不能大同也。

天下大乱,

〔注〕用其迹而无统故也。

〔疏〕执守陈迹,故不升平。

圣贤不明,

〔注〕能明其迹,又未易也。

〔疏〕韬光晦迹。

道德不一,

〔注〕百家穿凿。

〔疏〕法教多端。

天下多得一

〔注〕各信其偏见而不能都举。

〔疏〕宇内学人,各滞所执,偏得一术,岂能弘通。

察焉以自好。

〔注〕夫圣人统百姓之大情而因为之制,故百姓寄情於所统而自忘其好恶,故与一世而得澹漠焉。乱则反之,人恣其近好,家用典法,故国异政,家殊俗。

〔疏〕不能恬淡虚忘,而每运心思察,随其情好而为教方。

譬如耳目鼻口,皆有所明,不能相通。

〔疏〕夫目能视色,不能听声;鼻能闻香,不能辩味;各有所主,故不能相通也。

犹百#7家众技也,皆有所长,时有所用。

〔注〕所长不同,不得常用。

〔疏〕夫《六经》五德,百家诸书,其於救世,各有所长,既未中道,故时有所废,犹如鼻口有所不通也。

虽然,不该不徧,一曲之士也。

〔注〕故未足备任也。

〔疏〕虽复各有所长,而未能该通周徧,斯乃偏僻之士,滞一之人,非圆通合变者也。

判天地之美,析万物之理,

〔注〕各用其一曲,故析判。

〔疏〕一曲之人,各执偏僻,虽着方术,不能会道,故分散两仪淳和之美,离析万物虚通之理也。

察古人之全,寡能备於天地之美,称神明之容。

〔注〕况一曲者乎。

〔疏〕观察古昔全德之人,犹能备两仪之亭毒,称神明之容貌,况一曲之人乎。

是故内圣外王之道,暗而不明,郁而不发,

〔注〕全人难遇故也。

〔疏〕玄圣素王,内也。飞龙九五,外也。既而百家竞起,各私所见,是非殽乱,彼我纷纭遂使出处之道,暗塞而不明,郁闭而不泄也。

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。悲夫,百家往而不反,必不合矣。

〔疏〕心之所欲,执而为之,即此欲心而为方术,一往逐物,曾不反本,欲求合理,其可得也。既乖物情,深可悲叹。

后世之学者,不幸不见天地之纯,古人之大体,

〔注〕大体各归根抱一,则天地之纯也。

〔疏〕幸,遇也。天地之纯,无为也;古人大体,朴素也。言后世之人,属斯浇季,不见无为之道,不遇淳朴之世。

道术将为天下裂。

〔注〕裂,分离也。道术流弊,遂各奋其方,或以主物,则物离性以从其上而性命丧矣。

〔疏〕裂,分离也。儒墨名法,各驰骛,各私所见,咸率己情,道术纷纭,更相倍谲,遂使苍生措心无所,分离一性,实此之由也。

不侈於后世,不靡於万物,不晖於数度,

〔注〕勤俭则瘁,故不晖也。

〔疏〕侈,奢也。靡,丽也。晖,明也。教於后世,不许奢华,物我穷俭,未尝#8绮丽,既乖物性,教法不行,故於先王典礼不得显明於世也。

以绳墨自矫

〔注〕矫,厉也。

〔疏〕矫,厉也。用仁义为绳墨,以勉厉其志行也。

而备世之急,

〔注〕动而俭则财有余,故#9急有备。

〔疏〕世急者,谓阳九百六水火之灾也。勤俭节用,储积财物,以备世之凶灾急难也。

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。墨翟、禽滑厘闻其风而悦之,为之大过,己之大循#10。

〔注〕不复度众所能也。

〔疏〕循,顺也。古之道术,禹治洪水,勤俭枯槁,其迹尚在,故言有在於是者。姓禽,字滑厘,墨翟弟子也。墨翟滑厘,性好勤俭,闻禹风教,深悦爱之,务为此道,动苦过甚,适周己身自顺,未堪教被於人矣。

作为《非乐》,命之日《节用》,生不歌,死无服。

〔疏〕《非乐》《节甩》是《墨子》二篇书名也。生不歌,故非乐,死无服,故节用,谓无衣衾棺椁等资葬之服,言其穷俭惜费也。

墨子泛爱兼利而非国,

〔注〕夫物不足,则以阙为是,今墨子令百姓皆勤俭各有余,故以斗为非也。

〔疏〕普汜兼爱,利益群生,使各自足,故无斗争,以斗争为非也。

其道不怒;

〔注〕但自刻也。

〔疏〕克己勤俭,故不怨怒於物也。

又好学而博,不异,

〔注〕既自以为是,则欲令万物皆同乎己也。

〔疏〕墨子又好学,博通坟典,己既勤俭,欲物同之也。

不与先王同,毁古之礼乐。

〔注〕先王则恣其群异,然后同焉皆得而不知所以得也。

〔疏〕礼则节文隆杀,乐则锺鼓羽毛,嫌其侈丽奢华,所以毁弃不用。

黄帝有《咸池》,尧有《大章》,舜有《大韶》,禹有《大夏》,汤有《大濩》,文王有辟雍之乐,武王周公作《武》。

〔疏〕已上是五帝三王乐名也。

古之丧礼,贵贱有仪,上下有等,天子棺椁七重,诸侯五重,大夫三重,士再重。

〔疏〕自天王已下,至于士庶,皆有仪法,悉有等级,斯古之礼也。

今墨子独生不歌,死不服,桐棺三寸而无梈,以为法式。以此教人,恐不爱

人;以此自行,固不爱己。

〔注〕物#11皆以任力称情为爱,今以勤俭为法而为之大过,虽欲饶天下,更非所以为爱也。

〔疏〕师於禹迹,勤俭过分,上则乖於三#12王,下则逆於万民,故生死勤穷,不能养於外物,形容枯槁,未可爱於己身也。

末败墨子道,

〔注〕但非道德。

〔疏〕末,无也。翟性#13尹老之意也。

虽然,歌而非歌,哭而非哭,乐而非乐,是果类乎?

〔注〕虽独成墨而不类万物之情。

〔疏〕夫生歌死哭,人伦之常理;凶哀吉乐,世物之大情。今乃反此,故非徒类矣。

其生也勤,其死也薄,其道大觳;

〔注〕觳,无润也。

〔疏〕觳,无润也。生则勤苦身心,死.则资葬俭薄,其为道乾觳无润也。使人忧,使人悲,其行难为也,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,

〔注〕夫圣人之道,悦以使民,民得性之所乐则悦,悦则天下无难矣。

〔疏〕夫圣人之道,得百姓之欢心,今乃使物忧悲,行之难久,又无润泽,故不可以教世也。

反天下之心,天下不堪。墨子虽独能任,奈天下何。离於天下,其去王也远矣。

〔注〕王者必合天下之欢心而与物俱往也。

〔疏〕夫王天下者,必须虚心忘己,大顺群生,今乃毁皇王之法,反黔首之性,其於主物,不亦远乎。

墨子称道曰:昔#14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,名川三百,支川三千,小者无数。

〔疏〕湮,塞也。昔尧遭洪水,命禹治水,置塞堤防,通决川渎,救百六之灾,以播种九谷也。

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#15天下之川;

〔疏〕橐,盛土器也。耜,掘土具也。禹捉耜掘地,操橐负土,躬自辛苦以导川原,於是舟檝往来,九州杂易。又解:古者字少,以涤为荡,川为原,凡经九度,言九维也。又本作鸠者,言鸠杂川谷以导江河也。

腓无胈,经无毛,沐甚雨,栉疾风#16,置万国。禹大圣也形劳天下也如此。

〔注〕墨子徒见禹之形劳耳,未睹其性之适也。

〔疏〕通导百川,安置万国,闻启之泣,无暇暂看,三过其门,不得看子。赖骤雨而洒发,假疾风而梳头,动苦执劳,形容毁悴,遂使腓股无肉,膝胫无毛。禹之道圣,尚自艰辛,况我凡庸,而不动苦。

使后世之墨者,多以裘褐为衣,以跂蹻为服,日夜不休,以自苦为极,

〔注〕谓自苦为尽理之法。

〔疏〕裘褐,粗衣也。木曰跋,草曰蹻也。后世墨者,翟之弟子也。裘褐跂蹻,俭也。日夜不休,力也。用此自苦,为理之妙极也。

曰:不能如此,非禹之道也,不足谓墨。

〔注〕非其时而守其道,所以为墨也。

〔疏〕墨者,禹之陈迸也。故不能勤苦,乖於禹道者,不可谓之墨也。

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,南方之墨者苦获、己齿、邓陵子之属,俱诵《墨经》,而倍谲不同,相谓别墨;

〔注〕必其各守所见,则所在无通,故於墨之中又相与别也。

〔疏〕姓相里,名动,南方之墨师也。苦获五侯之属,并是学墨人也。谲,异也。俱诵《墨经》而更相倍异,相呼为别墨。

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,以觭偶不仵之辞相应;以巨子为圣人,

〔注〕巨子最能辨其所是以成其行。

〔疏〕訾,毁也。巨,大也。独唱曰觭,音奇。对辩曰偶。件,伦次也。言邓陵之徒,然蹈墨术,坚执坚白,各炫己能,合异为同,析同为异;或独唱而寡和,或宾主而往来,以有无是非之辩相毁,用无伦次之辞相应,勤俭甚者,号为圣人。

皆愿为之尸,

〔注〕尸者,主也。

冀得为其后世,至今不决。

〔注〕为欲系巨子之业也。

〔疏〕咸愿为师主,庶传业将来,对争胜负不能决定也。

墨翟、禽滑厘之意则是,

〔注〕意在不侈靡而备世之急,斯所以为是。

其行则非也。

〔注〕为之太过故也。

〔疏〕意在救物,所以是也;勤俭太过,所以非也。

将使后世之墨者,必自苦以腓无胈经无毛相进而已矣。

〔疏〕进,过也。后世学徒,执墨陈迹,精苦自励,意在过人也。

乱之上也,

〔注〕乱莫大於逆物而伤性也。

治之下也。

〔注〕任众适性为上,今墨反之,故为下。

〔疏〕墨子之道,逆物伤性,故是治化之下术,荒乱之上首也。

虽然,墨子真天下之好#17也,

〔注〕为其真好重圣贤不逆也,但不可以教也。

捋求之不得也,

〔注〕无辈。

虽枯槁不舍也。

〔注〕所以为真好也。

〔疏〕字内好俭,一人而已,求其辈类,竟不能得。憔悴如此,终不休废,率性真好,非矫为也。

才士也夫。

〔注〕非有德也。

〔疏〕夫,叹也。逆物伤性,诚非圣贤,亦勤俭救世才能之士耳。

不累於俗,不饰於物,不苟於人,不忮於众,

〔注〕忮,逆也。

〔疏〕於俗无患累,於物无矫饰,於人无苟且,於众无逆忮,立於名行以养苍生也。

愿天下之安宁以活民命,人我之养毕足而止,

〔注〕不敢望有余也。

以此白心,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。

〔疏〕每愿宇内清夷,济活黔首,物我俭素,止分知足,以此教迹,清白其心,古术有在,相传不替矣。

宋钘、尹文闻其风而悦之,

〔疏〕姓宋,名钘;姓尹,名文;并齐宣王时人,同游稷下。宋着书一篇,尹着书二篇,咸师於黔首#18而为之名也。性与教合,故闻风悦爱。

作为华山之冠以自表,

〔注〕华山上下均平。

〔疏〕华山,其形如削,上下均平,而宋尹立志清高,故为冠以表德之异。

接万物以别宥为始;

〔注〕不欲令相犯错。

〔疏〕宥,区域也。始,本也。置立名教,应接人间,而区别万有,用斯为本也。

语心之容,命之曰心之行,

〔疏〕命,名也。发语吐辞,每令心容万物,即名此容受而为心行。

以聏合欢,以调海内,

〔注〕强以其道聏令合,调令和也。

请欲置之以为主。

〔注〕二子请得若此者立以为物主也。

〔疏〕聏,和也。用斯名教和调四海,庶令同合以得欢心,置立此人以为物主也。

见侮不辱,

〔注〕其於以活民为急也。

救民之斗,禁攻寝兵,救世之战。

〔注〕所谓聏调。

〔疏〕寝,息也。防禁攻伐,止息干戈,意在调和,不许战斗,假令欺侮,不以为辱,意在救世,所以然也。

以此周行天下,上说下教,虽天下不取,强聒而不舍者也,

〔注〕聏调之理然也。

〔疏〕用斯教迹,行化九州,上说君王,下教百姓,虽复物不取用,而强劝喧聒,不自废舍也。

故曰上下见厌而强见也。

〔注〕所谓不辱。

〔疏〕虽复物皆厌贱,犹自强见劝他,所谓被人轻侮而不耻辱也。

虽然,其为人太多,其自为太少,

〔注〕不因其自化而强以慰之,则其功太重也。

〔疏〕夫达道圣贤,感而后应,先存诸己,后存诸人。今乃动强劝人,被厌不已,当身枯桥,岂非自为太少乎。

曰:请欲固置五升之饭足矣。

〔注〕斯明自为之大少也。

先生恐不得饱,弟子虽饥,不忘天下,

〔注〕宋钘尹文称天下为先生,自称为弟子也。

〔疏〕宋尹称黔首为先生,自谓为弟子,先物后己故也。坦然之进,意在勤俭,置五升之饭,为一日之食,唯恐百姓之饥,不虑己身之饿,不忘天下,以此为心,勤俭故养苍生也,用斯作法,昼夜不息矣。

日夜不休,曰:我必得活哉。

〔注〕谓民亦#19当报己也。

图傲乎救世之士哉。

〔注〕挥斥高大之貌。

〔疏〕图傲,高大之貌也。言其强力忍垢,接济黎元,虽未合道,可谓救世之人也。

曰:君子不为苛察,

〔注〕务宽恕也。

〔疏〕夫贤人君子,恕己宽容,终不用取舍之心苟且伺察於物也。

不以身假物。

〔注〕必自出其力也。

〔疏〕立身求己,不必假物以成名也。

以为无益於天下者,明之不如已也,

〔注〕所以为救世之士也。

〔疏〕已,止也。苦心劳形,乖道逆物,既无益於宇内,明不如止而勿行。

以禁攻寝兵为外,

〔疏〕为利他,外行也。

以情欲寡浅为内,

〔疏〕为自利,内行也。

其大小精粗,其行适至是而止。

〔注〕未能经虚涉旷。

〔疏〕自利利他,内外两行,虽复大小有异,精粗稍殊,而立趋维纲,不过适是而已矣。

公而不党,易而无私,决然无主,

〔注〕各自任也。

〔疏〕公正而不阿党,平易而无偏私,依理断决,无的主宰,所谓法者,其在於斯。

趣物而不两,

〔注〕物得所趣,故一。

〔疏〕意在理趣而於物无二也。

不顾於虑,不谋於知,於物无择,与之俱往,

〔疏〕依理用法,不顾前后,断决正直,无所惧虑,亦不运知,法外谋谟,守法而往,酷而无择。

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。

〔疏〕自五帝已来,有以法为政术之者,故有可尚之迹而犹在乎世。

彭蒙田骈慎到闻其风而悦之,

〔疏〕姓彭,名蒙;姓田,名骈;姓慎,名到;并齐之隐士,俱游稷下,各着书数篇。性与法合,故闻风悦爱也。

齐万物以为首,曰:天能覆之而不能载之,地能载之而不能覆之,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辩之,知万物皆有所可,有所不可,故曰选则不徧,

〔注〕都用乃周。

〔疏〕夫天覆地载,各有所能,大道包容,未尝辩说。故知万物有可不可,随其性分,但当任之,若欲拣选,必不周徧也。

教则不至,

〔注〕性其性乃至。

道则无遗者矣。

〔疏〕万#20物不同,禀性各异,以此教彼,良非至极,若率至玄道,则物皆自得而无遗失矣。

是故慎到弃知去己而缘不得已,泠汰於物以为道理,

〔注〕泠汰,犹听放也。

〔疏〕泠汰,犹拣炼也。息虑弃知,忘身去己,机不得已,感而后应,拣炼是非,据法断决,慎到守此,用为道理。

曰知不知,将薄知而后邻伤之者也,

〔注〕谓知力浅,不知任其自然,故薄之而又邻伤焉#21。

〔疏〕邻,近也。夫知则有所不知,故薄浅其知;虽复薄知而未能都忘,故犹近伤於理。

謑髁无任而笑天下之尚贤也,

〔注〕不肯当其任而任夫众人,众人各自能,则无为横复尚贤也。

〔疏〕謑髁,不定貌也。随物顺情,无的任用,物各自得,不尚贤能,故笑之也。

纵脱无行而非天下之大圣,

〔注〕欲壤其迹,使物不殉。

〔疏〕纵恣脱略,不为仁义之德行,忘遗陈迹,故非宇内之圣人也。

椎拍#22轶断,与物宛转,

〔注〕法家虽妙,犹有椎拍,故未泯合。

〔疏〕椎拍,笞挞也。輐断,行刑也。宛转,变化也。复能打拍刑戮,而随顺时代,故能与物变化而不固执之者也。

舍是与非,苟可以免,

〔疏〕不固执是非,苟且免於当世之为也。

不师知虑,不知前后,

〔注〕不能知是之与非,前之与后,睧目恣性,苟免当时之患也。

〔疏〕不师其成心,不运用知虑,亦不瞻前顾后,矫性为情,直举宏网,顺物而已。

魏然而已矣。

〔注〕任性独立。

〔疏〕魏然,不动之貌也。虽复处俗同尘,而魏然独立也。

推而后行,曳而后往,

〔注〕所谓缘於不得已。

〔疏〕推而曳之,缘不得已,感而后应,非先唱也。

若飘风之还,若羽之旋,若所石之隧,全而无非,动静无过,未尝有罪。

〔疏〕磨,硙也。隧,转也。如飘风之回,如落羽乏旋,若硙石之转。三者无心,故能全得,是以无是无非,无罪无过,无情任物,故政然也。

是何故?

〔疏〕假设疑问以显其能。

夫无知之物,无建己之患,无用知之累,动静不离於理,是以终身无誉。

〔注〕患生於誉誉,生於有建。

〔疏〕夫物莫不耽滞身己,建立功名,运用心知,没溺前境。今磨硙等,行藏任物,动静无心,恒居妙理,患累斯绝,是以终於天命,无答无誉也。

故曰至於若无知之物而已,无用贤圣,

〔注〕唯圣人然后能去知与故,循天之理,故愚知处宜,贵贱当位,贤不肖袭情,而云无用贤圣,所以为不知道也。

夫块不失道。

〔注〕欢令去知如土块也。亦为凡物云云、皆无缘得道,道非遍物也。

〔疏〕贵尚无知,情同瓦石,无用贤圣,暗若夜游,遂如土块,名为得理。慎到之惑,其例如斯。

豪桀相与笑之曰:慎到之道,非生人之行而至死人之理,

〔注〕夫去知任性,然后神明洞照,所以为赞圣也。而云土块乃不失道,人若土块,非死如何。豪桀所以笑也。

〔疏〕夫得道贤圣,照物无心,德合二仪,明齐三景。今乃以土块为道,与死何殊。既无神用,非生人之行也。是以英儒赡闻,玄通豪桀,知其乖理,故嗤笑之。

适得怪焉。

〔注〕未合至道,故为诡怪。

〔疏〕不合至道者,适为其怪也。

田骈亦然,学於彭蒙,得不教焉。

〔注〕得自任之道也。

〔疏〕田骈慎到,禀业彭蒙,纵任放诞,无所教也。

彭蒙之师曰:古之道人,至於莫之是莫之非而已矣。

〔注〕所谓齐万物以为首。

其风宝然,恶可而言?

〔注〕逆风所动之声。

〔疏〕窢然,迅速貌也。古者道人,虚怀忘我,指为天地,无复是非,风教窢然,随时过去,何可留其圣迹,执而言之也。

常反人,不聚#23观,

〔注〕不顺民望。

〔疏〕未能大顺群品,而每逆忤人心,亦不能致苍生之称其瞻望也。

而不兔於鼋断。

〔注〕虽立法而鼋断无圭角也。

〔疏〕鼋断,无圭角貌也。虽复立法施化,而未能大齐万物,故不免於鼋断也。

其所谓道非道,而所言之题不免於非。

〔注〕韪,是也。

〔疏〕韪,是也。慎到所谓为道者非正道也,所言为是者不是也,故不免於非也。

彭蒙、田骈、慎到不知道。

〔注〕道无所不在,而云土块乃不失道,所以为不知。

〔疏〕虽复习尚虚忘,以无心为道,而未得圆照,故不知也。

虽然,槩乎皆尝有闻者也。

〔注〕但不至也。

〔疏〕彭蒙之类,虽未体真,而志尚知,略有梗槩,更相师祖,皆有禀承,非独臆断,故尝有闻之也。

以本为精,以物为粗,

〔疏〕本,无也。物,有也。用无为妙,道为精,用有为事,物为粗。

以有积为不足,

〔注〕寄之天下,乃有余也。

澹然独与神明居,古之道卫有在於是者。

〔疏〕贪而储积,心常不足,知足止分,故清廉虚澹,绝待独立而精神,道无不在,自古有之也。

关尹老聃闻其风而悦之,

〔疏〕姓尹,名喜,字公度,周平王时函谷关令,故为之关尹也。姓李,名耳,字伯阳,外字老聃,即尹喜之师老子也。师资唱和,与理相应,故闻无为之风而悦爱之也。

建之以常无有,

〔注〕夫无有何所能建?建之以常无有,则明有物之自建也。

主之以太一,

〔注〕自天地以及群物,皆各自得而已,不兼他饰,斯非主之以太一邪。

〔疏〕太者广大之名,一以不二为称。言大道旷荡,无不制围,括囊万有,通而为一,故谓之太一也。建立言教,每以凝常无物为宗,悟其指归,以虚通太一为主。斯盖好俭以劳形质,未可以教他人,亦无劳败其道术也。

以濡弱谦下为表,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。

〔疏〕表,外也。以柔弱谦和为权智外行,以空惠圆明为实智内德也。

关尹曰:在己无居,

〔注〕物来则应,应而不藏,故功随物去。

〔疏〕成功弗居,推功於物,用此在己而修其身也。

形物自着。

〔注〕不自是而委万物,故物形各自彰着。

〔疏〕委任万物,不伐其功,故彼之形性各自彰着也。

其动若水,其静若镜,其应若响。

〔注〕常无情也。

〔疏〕动若水流,静如县镜,其逗机也似响应声,动静无心,神用故速。

芴乎若亡,寂乎若清,同焉者和,得焉者失。

〔注〕常全者不知所得也。

〔疏〕芴,忽也。亡,无也。夫道非有非无,不清不浊,故暗忽似无,体非无也,静寂如清也。是已同靡清浊,和苍生之浅见也,遂以此清虚无为 而为德者,斯丧道矣。

未尝先人而常随人。

〔疏〕和而不唱也。

老聃曰:知其雄,守其雌,为天下溪;知其白,守其辱,为天下谷。

〔注〕物各自守其分,则静默而已,无雄白也。夫雄白者,非尚胜自显者邪?尚胜自显,岂非逐知过分以殆其生邪?故古人不随无崖之知,守其分内而已,故其性全。其性全,然后能及天下,能及天下,然后归之如溪谷也。

〔疏〕夫英雄俊杰,进躁所以夭年;雌柔谦下,退静所以长久。是以去彼显白之荣华,取此韬光之屈辱,斯乃学道之枢机,故为宇内之溪谷也。而溪谷俱是川壑,但溪小而谷大,故重言耳。

人皆取先,己独取后,

〔注〕不与万物争锋,然后天下乐推而不厌,故后其身。

〔疏〕俗人皆尚胜趋先,大圣独谦卑处后,故《道经》云,后其身而身先故也。

曰受天下之垢;

〔注〕雌辱后下之类,皆物之所谓垢。

〔疏〕退身居后,推物在先,斯受垢辱之者。

人皆取实,

〔注〕唯知有之以为利,未知无之以为用。

〔疏〕贪资货也。

己独取虚,

〔注〕守冲泊以待群实。

〔疏〕守冲寂也。

无藏也故有余,

〔注〕付万物使各自守,故不患其少。

〔疏〕藏,积也。知足守分,散而不积,故有余。

岿然而有余。

〔注〕独立自足之谓。

〔疏〕岿然,独立之谓也。言清廉洁己,在物至稀,独有圣人无心而已。

其行身也,徐而不费,

〔注〕因民所利而行之,随四时而成之,常与道理俱,故无疾无费也。

〔疏〕费,损也。夫达道之人,无近恩惠,食苟简之田,立不贷之圃,从容闲雅,终不损己为於物耳,以此为行而养其身也。

无为也而笑巧;

〔注〕巧者有为,以伤神器之自成,故无为者,因其自生,任其自成,万物各得自为。蜘蛛犹能结网,则人人自有所能矣,无贵於工倕也。

〔疏〕率性而动,淳朴无为,嗤彼俗人,机心巧伪也。

人皆求福,己独曲全,

〔注〕委顺至理则常全,故无所求福,福已足。

曰苟免於咎。

〔注〕随物,故物不得咎也。

〔疏〕咎,祸也。俗人愚迷,所为封执,但知求福,不能虑祸。唯大圣虚怀,委曲随物,保全生道,且免灾殃。

以深为根,

〔注〕理#24根於太初之极,不可谓之浅也。

以约为纪,

〔注〕去甚泰也。

〔疏〕以深玄为德之本根,以俭约为行之纲纪。

曰坚则毁矣,

〔注〕夫至顺则虽金石无坚也,迕逆则虽水气无更也。至顺则全迕逆则毁斯正理也

锐则挫矣。

〔注〕进躁无崖为锐。

〔疏〕毁损坚刚之行,挫止贪锐之心,故《道经》云挫其锐。

常宽容#25於物,

〔注〕各守其分,则自容有余。

不削於人,

〔注〕全其性也。

〔疏〕退己谦和,故宽容於物;知足守分,故不侵削於人也。

可谓至极。关尹老聃乎,古之博大真人哉。

〔疏〕关尹老子,古之大圣,穷微极妙,冥真合道;教则浩荡而宏博,理则广大而深玄,庄子庶几,故有斯叹也。

寂#26漠无形,变化无常,

〔注〕随物也。

〔疏〕妙本无形,故寂漠也;迹随物化,故无常也。

死与生与,天地并与,神明往与。

〔注〕任化也。

〔疏〕以死生为昼夜,故将二仪并也;随造化而转变,故共神明往矣。

芒乎何之,忽乎何适,

〔注〕无意趣也。

〔疏〕委自然而变化,随芒忽而敖游,既无情於去取,亦任命而之适。

万物毕罗,莫足以归,

〔注〕故都任置。

〔疏〕包罗庶物,囊括宇内,未尝离道,何处归根。

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。庄周闻其风而悦之,以谬悠之说,荒唐之言,无端崖之辞,时恣纵而不傥#27,不以觭见之也。

〔注〕不急欲使物见其意。

〔疏〕谬,虚也。悠,远也。荒唐,广大也。恣纵,犹放任也。觭,不偶也。而庄子应世挺生,冥契玄道,故能致虚远深宏之说,无涯无绪之谈,随时放任而不偏党,和炁混俗,未尝觭介也。

以天下为沉浊,不可与庄语,

〔注〕累於形名,以庄语为狂而不信,故不与也。

〔疏〕庄语,犹大言也。宇内黔黎,沉滞暗浊,咸溺於小辩,未可与说大言也。

以卮言为曼衍,以重言为真,以寓言为广。

〔疏〕卮言,不定也。曼衍,无心也。重,尊老也。寓,寄也。夫卮满则倾,卮空则仰,故以卮器以况至言。而着艾之谈,体多真实,寄之他人,其理深广,则鸿蒙云将海若之徒是也。

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於万物,

〔注〕其言通至理,正常万物之性命。

〔疏〕敖倪,犹骄矜也。抱真精之智,运不测之神,寄迹域中,生来死往,谦和顺物,固不骄矜。

不谴是非,

〔注〕己无是非,故恣物而#28行。

以与世俗处。

〔注〕形群於物。

〔疏〕谴,责也。是非无主,不可穷责,故能混世扬波,处於尘俗也。

其书虽瑰玮而连并无伤也。

〔注〕还与物合,故无伤也。

〔疏〕瑰玮,宏壮也。连犿,和混也。庄子之书,其旨高远,言犹涉俗,故合物而无伤。

其辞虽参差而识诡可观。

〔注〕不唯应当时之务,故参差。

〔疏〕参差者,或虚或实,不一其言也。諔诡,犹滑稽也。虽寓言托事,时代参差,而诙诡滑稽,甚可观阅也。

彼其充实不可以已,

〔注〕多所有也。

〔疏〕已,止也。彼所着书,辞清理远,括囊无实,富赡无穷,故不止极也。

上与造物者游,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。

〔疏〕乘变化而遨游,交自然而为友,故能混同生死,冥一始终。本妙迹粗,故言下下。

其於本也,弘大而辟,深闳而肆,其於宗也,可谓讽#29适而上遂矣。

〔疏〕辟,开也。弘,大也。闳,亦大也。肆,申也。遂,达也。言至本深大,申畅开通,真宗调适,上达玄道也。

虽然,其应於化而解於物也,

〔疏〕言此《庄书》,虽复諔诡,而应机变化,解释物情,莫之先也。

其理不竭,其来不蜕,

〔疏〕蜕,脱舍也。妙理虚玄,应无穷竭,而机来感己,终不蜕而舍之也。

芒乎昧乎,未之尽者。

〔注〕庄子通以平意说己,与说他人无异也,案其辞明为汪汪然,禹拜#30

昌言,亦何嫌乎此也

〔疏〕芒昧,犹窈冥也。言庄子之书,窈窕深远,芒昧恍忽,视听无辩,若以言象征求,未穷其趣也。

惠施多方,其书五车,其道舛驳,其言也#31不中。

〔疏〕舛,差殊也。驳,杂揉也。既多方术,书有五车,道理殊杂而不纯,言辞虽辩而无当也。

历物之意,

〔疏〕心游万物,历览辩之。

曰:至大无外,谓之大一;至小无内,谓之小一。

〔疏〕囊括无外,谓之大也;入於无间,谓之小也;虽复大小异名,理归无二,故曰一也。

无厚,不可积也,其大千里。

〔疏〕理既精微,搏之不得,妙绝形色,何厚之有。故不可积而累之也。非但不有,亦乃不无,有无相生,故大千里也。

天与地卑,山与泽平。

〔疏〕夫物情见者,则天高而地卑,山崇而泽下。今以道观之,则山泽均平,天地一致矣。《齐物》云,莫大於秋豪而太山为小,即其义也。

日方中方睨,物方生方死。

〔疏〕睨,侧视也。居西者呼为中,处东者呼为侧,则无中侧也。犹生死也,生者以死为死;死者以生为死。日既中侧不殊,物亦死生无异也。

大同而与小同异,此之谓小同异;

〔疏〕物情分别,见有同异,此小同异也。

万物毕同毕异,此之谓大同异。

〔疏〕死生交谢,寒暑递迁,形性不同,体理无异,此大同异也。

南方无穷而有穷,

〔疏〕知四方无穷,会有物也。形不尽形,色不尽色,形与色相尽也;知不穷知,物不穷物,穷与物相尽也。只为无厚,故不可积也。独言南方,举一隅,三可知也。

今日适越而昔来。

〔疏〕夫以今望昔,所以有今;以昔望今,所以有昔。而今自非今,何能有昔。昔自非昔,岂有今哉。既其无昔无今,故曰今日适越而昔来可也。

连环可解也。

〔疏〕夫环之相贯,贯於空处,不贯於环也。是以两环贯空,不相涉入,各自通转,故可解者也。

我知天下#32之中央,燕之北越之南是也。

〔疏〕夫燕越二邦,相去迢递,人情封执,各是其方。故燕北越南,可为天中者也。

泛爱万物,天地一体也。

〔疏〕万物与我为一,故泛爱之;二仪与我并生,故同体也。

惠施以此为大,观於天下而晓辩者,

〔疏〕惠施用斯道理,自以为最,观照天下,晓示辩人也。

天下之辩者相与乐之。

〔疏〕爱好既同,情性相感,故域中辩士乐而学之也。

卵有毛;

〔疏〕有无二名,咸归虚寂,俗情执见,谓卯无毛,名谓既空,有毛可也。

鸡三足;

〔疏〕数之所起,自虚从无,从无适有,仕名斯立。是知二三,竟无实体,故鸡之二足可名为三。鸡足既然,在物可见者也。

郢有天下;

〔疏〕郢,楚都也,在江陵北七十里。夫物之所居,皆有四方,是以燕北越南,可谓天中,故楚都於郢,地方千里,何妨即天下者邪。

犬可以为羊;

〔疏〕名无得物之功,物无应名之实,名实不定,可呼犬为羊。郑人谓玉未理者为璞,周人谓鼠未腊者亦曰璞,故形在於物,名在於人也。

马有卵;

〔疏〕夫胎卯湿化,人情分别,以道观者,未始不同。乌卯既有毛,兽胎何妨名卯也。

丁子有尾;

〔疏〕楚人呼虾蟆为丁子也。夫虾蟆无尾,天下共知,此盖物情,非关至理。以道观之者,无体非无,非无尚得称无,何妨非有,可名尾也。

火不热;

〔疏〕火热水冷,起自物情,据理观之,非冷非热。何者?南方有食火之兽,圣人则入水不濡,以此而言,固非冷热也。又譬杖加於体而痛发於人,人痛杖不痛,亦犹火加体而热发於人,人热火不热也。

山出口;

〔疏〕山本无名,山名出自人口。在山既尔,万法皆然也。

轮不蹍地;

〔疏〕夫车之运动,轮转不停,前迹已过,后涂未至,除却前后,更无蹍时。是以轮虽运行,竟不跟於地也。犹《肇论》云,旋岚偃岳而常静,江河竞注而不流,野马飘鼓而不动,日月历天而不周。复何怪哉,复何怪哉。

目不见;

〔疏〕夫目之见物,必待於缘。缘既体空,故知目不能见之者也。

指不至,至不绝;

〔疏〕夫以指指物而非指,故指不至也。无目指得物,故至不绝者也。

龟长於蛇;

〔疏〕夫长短相形,则无长无短。谓蛇长龟短,乃是物之滞情,今欲遣此昏迷,故云龟长於蛇也。

矩不方,规不可以为圆;

〔疏〕夫规圆矩方,其来久矣。而名谓不定,方圆无实,故不可也。

凿不围枘;

〔疏〕凿者,孔也。枘者,内孔中之木也。然枘入凿中,木穿空处不关涉,故不能围。此犹连环可解义也。

飞乌之景未尝动也;

〔疏〕过去已灭,未来未至,过未之外,更无飞时,唯乌与影,嶷然不动。是知世间即体皆寂,故《肇#33论》云,然则四象风驰,璇玑电卷,得意豪微,虽迁不转。所谓物不迁者也。

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,

〔疏〕镞,矢端也。夫几发虽速,不离三时,无异轮行,何殊乌影。既不蹍不动#34,镞矢岂有止有行。亦如利刀割三条丝,其中亦有过去未来见在之者也。

狗非犬;

〔疏〕狗之与犬,一物两名。名字既空,故狗非犬也。狗犬同实异令,名实合,则彼谓狗,此谓犬也;名实离,则彼谓狗,异於犬也。《墨子》曰:狗,犬也,然狗非犬也。

黄马骊牛三;

〔疏〕夫形非色,色乃非形。故一马一牛,以之为二,添马之色而可成三。曰黄马,曰骊牛,曰黄骊,形为三也。亦犹一与言为二,二与一为三者也。

白狗黑;

〔疏〕夫名谓不实,形色皆空,欲反执情,故指白为黑也。

孤驹未尝有母;一尺之捶,日取其半,万世不竭。

〔疏〕捶,杖也。取,折也。问曰:一尺之杖,今朝折半,逮乎后夕,五寸存焉,两日之问。捶当穷尽。此事显着,岂不竭之义乎?答曰:夫名以应体,体以应名,故以名求物,物不能隐也。是以执名责实,名曰尺捶,每於尺取,何有穷时?若於五寸折之,便亏名理。乃曰半尺,岂是一尺之义邪?

辩者以此与惠施相应,终身无穷。桓团公孙龙辩者之徒,

〔疏〕姓桓,名团;姓公孙,名龙;并赵人,皆辩士也,客游平原君之家。而公孙龙着《守白论》,见行於世。用此上来尺捶言,更相应和,以斯卒岁,无复穷已。

饰人之心,易人之意,

〔疏〕纵兹玄辩,雕饰人心,用此雅辞,改易人意。

能胜人之口,不能服人之心,辩者之囿也。

〔疏〕辩过於物,故能胜人之口;言未当理,故不服人之心。而辩者之徒,用为苑囿。又解:囿,域也。惠施之言,未宜於理,所诠限域,莫出於斯者也。

惠施曰以其知与人之辩,特与天下之辩者为怪,此其柢也。

〔疏〕特,独也,字亦有作将者。怪,异也。柢,体也。惠子曰用分别之知,共人评之,独将一己与天地殊异,虽复奸校万端,而本体莫过於此。

然惠施之口谈,自以为最贤,

〔疏〕然,犹如此也。言惠施解理,亚乎庄生,加之口谈最贤於众,岂似诸人直辩而已。

曰天地其庄乎。施存雄而五术。

〔疏〕庄,大也。卫,道也。言天地与我并生,不足称大。意在雄俊,超世过人,既不谦柔,故无真道。而言其壮者,犹独壮也。

南方有倚人焉曰黄缭,问天地所以不坠不陷,风雨雷霆之故。

〔疏〕住#35在南方,姓黄,名缭,不偶於俗,羁异於人,游方之外,贤士者也。闻惠施聪辩,故来致问,问二仪长久,风雨雷霆,动静所发,起何端绪。

惠施不辞而应,不虑而对,

〔疏〕意气雄俊,言辩纵横,是以未辞谢而应,机,不思虑而对答者也。

偏为万物说,说而不休,多而无已,犹以为寡,益之以怪。

〔疏〕偏为陈说万物根由,并辩二仪雷霆之故,不知休止,犹嫌简约,故加奇怪以骋其能者也。

以反人为实而欲以胜人为名,是以与众不适也。

〔疏〕以反人情日为实道,每欲超胜群物,出众为心,意在声名,故不能和适於世者也。

弱於德,强於物,其涂隩矣。

〔疏〕涂,道也。德,卫甚弱,於物极强,自言道理异常深隩也。

由天地之道观惠施之能,其犹一蚊一f之劳者也,其於物也何庸。

〔疏〕:由,从也。庸,用也。从二仪生成之道,观惠施化物之能,无异乎蚊f飞空,鼓翅喧扰,徒自劳倦,曾何足云,益物之言,便成无用者也。

夫充一尚可日愈贵,道几矣。

〔疏〕:几,近也。夫惠施之辩,诠理不弘,於万物之中,尚可充一数而已。而欲锐情贵道,饰意近真,悫而论之,良未可也。

惠施不能以此自宁,散於万物而不厌,卒以善辩为名。

〔疏〕:卒,终也。不能用此玄道以自安宁,而乃散乱精神,高谈万物,竟无道存目击,卒有辩者之名耳。

惜乎!惠施之才,骀溢而不得,逐万物而不反,是穷响以声,形与影竞走也。悲夫!.

〔注〕:昔吾未览庄子,尝闻论者争夫尺捶连环之意,而皆云庄生之言,遂以庄生为辩者之流。案此篇较评诸子,至於此章,则日其道舛驳,其言不中,乃知道听涂说之伤实也。吾意亦谓无经国体致真,所谓无用之谈也。然膏粱之子,均之戏豫,或倦於典言,而能辫名析理,以宣其气,以系其思,流於后世,使性不邪淫,不犹贤於博奕者乎。故存而不论,以贻好事也。

〔疏〕:骀,放也。痛惜惠施有才无道,放荡辞辩,不得真原,驰逐万物之末,不能反归於妙本。夫得理莫若忘知,反本无过息辩,今惠子役心术求道,纵河泻以素真,亦何异乎欲逃响以振声,将避影而疾走者也。洪才若此,深可悲伤也。

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三十五竟

#1四库本以其『作』其『所』。

#2『者』字依赵谏议本、四库本改作『名』。

#3原作『操』,疑误,依四库本改作『参』。

#4高山寺本无『为意』二字。

#5王孝鱼依王叔岷说『末』作『度』字。

#6四库本『辟』作『辟』。

#7世德堂本『百一作『有』。

#8王孝鱼改『常』作『尝』。

#9四库本『故』作『而』。

#10四库本『循』作『顺』。

#11『物』字疑漏,依四库本、浙江书局本补。

#12原作『君』,依正文及郭庆藩引文改作『三』。

#13『翟性』二字依正文及郭庆藩引文补。

#14四库本『昔』下有『者』字。

#15《阙误》引江南古藏本及李本『杂』俱『涤』。

#16四库本『风』『雨』二字互易。

#17高山寺本『好』下有『者』字。

#18『首』字依王孝鱼校注补。

#19王孝鱼依赵本改『亦』作『必』。

#20郭庆藩引文改『异』作『万』。

#21『又』原作『后』,『焉』原作『也』,依四库本改。

#22『柏』疑『拍』字笔误,今依四库本改正。

#23四库本『聚』作『见』。

#24王孝鱼依宋本改『理』作『埋』。

#25高山寺本无『容』字。

#26四库本『寂』作『兹』。

#27赵谏议本『傥』作『党』。

#28『两』字依四库本改作『而』。

#29四库本『调』作『稠』。

#30『亦』字依四库本改作『拜』。

#31高山寺本无『也』字。

#32四库本无『下』字。

#33『肇』字以前面疏文补。

#34原作『重』,疑讹,依正文及郭庆藩引文改作『动』。


#35原作『任』,不通,依上文及郭庆藩引文改作『住』

天静宫 © 版权所有 地址:安徽省涡阳县涡北街道天静宫 宗教场所登记证号:宗场证字(皖)SGII001号 备案号:皖ICP备16002350号 服务电话:0558-7308259 技术支持:企隆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