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 网站公告:
中华道历4715年  


QQ:

2789168405

邮箱:

tianjinggong@Foxmail.com


道藏辑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道教文化 > 道藏辑要
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三十三
来源:   添加时间:2018-3-13   点击:705
 

河南郭象注 西华法师成玄英疏

杂篇渔父第三十

孔子游乎缁帷之林,休坐乎杏坛之上。弟子读书,孔子弦歌鼓琴,奏曲未半。

〔疏〕缁,黑也。尼父游行天下,读讲诗书,时於江滨,休息林籁。其林郁茂,蔽日阴沈,布叶垂条,又如帷幕,故谓之缁帷之林也。坛,泽中之高处也。其处多杏,谓之杏坛也。琴者,和也,可以和心养性,故奏之。

有渔父者,下船而来,鬓眉交#1白,被发揄袂,行原以上,距陆而止,左手据膝,右手持颐以听。曲终

〔疏〕渔父,越相范蠡也;辅佐越王勾践,平吴事讫,乃乘扁舟,游三江五湖,变易姓名,号曰渔父,即於原所逢者也。既而泛海至齐,号曰鸦夷子;至鲁,号曰白珪先生;至陶,号曰朱公。晦迹韬光,随时变化,仍遗大夫种书云。揄,挥也。袂,袖也。原,高平也。距,至也。鬓眉交白,寿者之容;散发无冠,野人之貌。於是遥望平原,以手挥袂,至子高陆,维舟而止,拓#2颐抱膝,以听琴歌也。

而招子贡子路,二人俱对。客指孔子曰:彼何为者也?

〔疏〕询问仲尼是何爵命之人。

子路对曰:鲁之君子也。

〔疏〕答云是鲁国贤人君子也。

客问其族。子路对曰:族孔氏。

〔疏〕问其族,答云姓孔。

客曰:孔氏者何治也?

〔疏〕又问孔氏以何法术修理其身。

子路未应,子贡对曰:孔氏者,性服忠信,身行仁义,饰礼乐,选人伦,上以忠於世主,下以化於齐民,将以利天下,此孔氏之所治也。

〔疏)率性谦和,服行圣迹,修饰礼乐,简选人伦,忠诚事君,化物齐等,将欲利群品,此孔氏之心乎。

又问曰:有土之君与?子贡曰:非也。侯王之佐与?子贡曰:非也。

〔疏〕为是有茅土五等之君?为是王侯辅佐卿相乎?皆答云非也。

客乃笑而还,行言曰:仁则仁矣,恐不免其身;苦心劳形以危其真。呜呼,远哉其分於道也。

〔疏〕夫劳苦心形,危忘真性,偏行仁爱者,去本迢进而分离於玄道也,是以嗤笑徘徊,呜呼叹之也。

子贡还,报孔子。孔子推琴而起曰:其圣人与。乃下求之,至於泽畔,方将杖拏而引其船,顾见孔子,还乡而立。孔子反走,再拜而进。

〔疏〕拏,挠也。反走前进,是虔敬之容也。

客曰:子将何求?孔子曰:曩者先生有绪言而去,丘不肖,未知所谓,窃待#3於下风,幸闻咳唾之音以卒相丘也。

〔疏〕曩,向也。绪言,余论也。卒,终也。相,助也。向者先生有清言余论,丘不敏,未识所由之故。窃听下风,庶承声欬,卒用此言,助丘不逮。

客曰:嘻,甚矣子之好学也。孔子再拜而起曰:丘少而修学,以至於今,六十九岁矣,无所得闻至教,敢不虚心。

〔疏〕嘻,笑声也。丘少年已来,修学仁义,逮乎耆艾,未闻至道,所以恭谨虔恪虚心矣。

客曰:同类相从,同声相应,固天之理也。吾诸释吾之所有而经子之所以。

〔疏〕夫虎啸风驰,龙兴云布,自然之理也,固其然乎。是以渔父大贤,宣尼至圣,贤圣相感,斯同声相应也。故释吾之所有方外之道,经营子之所以方内之业。

子之所以者,人事也。天子诸侯大夫庶人,此四者自正,治之美也,四者离位而乱莫大焉。官治其职,人忧#4其事,乃无所陵。

〔疏〕陵,亦乱也。夫人伦之事,抑乃多端,切要而言,无过此四者。若四者守位,乃教治盛美,若上下相冒,则乱莫大焉。是以百官各司其职,庶人自忧其务,不相陵乱,斯不易之道者也。

故田荒室露,衣食不足,征赋不属,妻妾不和,长少无序,庶人之忧也。

〔疏〕田亩荒芜,屋室漏露,追征赋税,不相系属,妻妾既失尊卑,长幼曾无次序,庶人之忧患也。

能不胜任,官事不治,行不清白,群下荒息,功美不有,爵禄不持,大夫之忧也;

〔疏〕职任不胜,物务不理,百姓荒乱,四民不勤,大夫之忧也。

廷#5无忠臣,国家昏乱,工技不巧,贡职不美,春秋后伦,不顺天子,诸侯之忧也;

〔疏〕陪臣不忠,苞茅不贡,春秋盟会,落朋伦之后,五等之忧也。

阴阳不和,寒暑不时,以伤庶物,诸侯暴乱,擅相攘伐,以残民人,礼乐不节,财用穷匮,人伦不饬,百姓淫乱,天子有司之忧也。

〔疏〕攘,除也。阴阳不调,日时愆度,兵戈荐起,万物夭伤,三公九卿之忧也。

今子既上无君侯有司之势而下无大臣职事之官,而擅饰礼乐,选人伦,以化齐民,不#6泰多事乎。

〔疏〕上非天子诸侯,下非宰辅卿相,而擅修饰礼乐,选择人伦,教化苍生,正齐群物,乃是多事之人。

且人有八疵,事有四患,不可不察也。非其事而事之,谓之总#7;

〔疏〕总,滥也。非是己事而强知之,谓之叨滥也。#8

莫之顾而进之,谓之佞;

〔疏〕强进忠言,人不采顾,谓之佞也。

希意导言,谓之谄;

〔疏〕希望前人意气而导达其言,斯謟也。

不择是非而言,谓之谀;

〔疏〕苟且顺物,不简是非,谓之谀也。

好言人之恶,谓之谗;

〔疏〕闻人之过,好扬败之。

析交离亲,谓之贼;

〔疏〕人有亲情交故,辄砍离而析之,斯贼害也。

称誉诈伪以败恶人,谓之慝;

〔疏〕与己亲者,虽恶而举#9,与己疏者,虽善而毁;以斯诈伪,好败伤人,可谓奸慝之人也。

不择善否,两容颜适,偷拔其所欲,谓之险。

〔疏〕否,恶也。善恶二边,两皆容纳,和颜悦色,偷拔其意之所欲,随而佞之,斯险诐之人也。

此八疵者,外以乱人,内以伤身,君子不友,明君不臣。

〔疏〕外则惑乱於百姓,内则伤败於一身,是以君子不与为友朋,明君不将为臣佐也。

所谓四患者;好经大事,变更易常,以挂功名,谓之叨;

〔疏〕伺侯安危,经营大事,变改之际,建立功名,谓叨滥之人也。

专知擅事,侵人自用,谓之贪;

〔疏〕事己独擅,自用陵人,谓之贪也。

见过不更,闻谏愈甚,谓之狠;

〔疏〕有过不改,闻练弥增,狠戾之人。

人同於己则可,不同於己,虽善不善,谓之矜。

〔疏〕物同乎己,虽恶而善,物异乎己,虽善而恶,谓之矜夸之人。

此四患也,能去八疵,无行四患,而始可教已。孔子愀然而叹,再拜而起曰:丘再逐於鲁,削迹於卫,伐树於宋,围於陈蔡。丘不知所失,而离此四谤者何也?

〔疏〕愀然,惭竦貌也。罹,遭也。丘无罪失而遭罹四谤,未悟前旨,故发此疑。

客凄然变容曰:甚矣子之难悟也。人有畏影恶迩而去之走者,举足愈数而迹愈多,走愈疾而影不离身#10,自以为尚迟,疾走不休,绝力而死。不知处阴以休影,处静以息迹,愚亦甚矣。子审仁义之间,察同异之际,观动静之变,适受与之度,理好恶之情,和喜怒之节,而几於不免矣。

〔疏〕留停也义之间以招门徒,伺察同异之际以侯机宜,观动静之变,晞其侥幸,适受与之度,望着功名,理好恶之情,而是非坚执,和喜怒使节,用为达道,以己诲人,矜矫天性,近於不免也。

谨修而身,慎守其真,还以物与人,则无所累矣。

〔疏〕馑慎形体,修守真性,所有功名,还归人物,则物我俱全,故无患累也。

今不修之身而求之人#11,不亦外乎。

〔注〕不能修其身而求之他人者,岂非疏外乎。

孔子愀然

〔疏〕自竦也。

曰:请问何谓真?客曰:真者,精诚之至也。不精不诚,不能动人。

〔疏〕夫真者不伪,精者不杂,诚者不矫也。故矫情伪性者,不能动於人也。

故强哭者虽悲#12不哀,强怒者虽严不威,强亲者虽笑不和。真悲无声而哀,真恕未发#13而威,真亲未#14笑而和。真在内者,神动於外,是所以贵真也。其用於人理也,事亲则慈孝,事君则忠贞,饮酒则欢乐,处丧则悲哀。

〔疏〕夫道无不在,所在皆通,故施於人伦,有此四事。#15四事之义,以列下文。

忠贞以功为主,饮酒以乐为主,处丧以哀为主,事亲以适为主,功成之美,无一其迹矣。

〔疏〕贞者,事之干也。故以功绩为主;饮酒陶荡性情,故以乐为主。是以功在其美,故不可一其事迹也。

事亲以适,不论#16所以矣,饮酒以乐,不选其具矣;处丧以哀,无问其礼矣。

〔疏〕此覆释前四义者也。

礼者,世俗之所为也;真者,所以受於天也,自然不可易也。

〔疏〕节文之礼,世俗为之,真实之性,禀乎大素,自然而然,故不可改易也。

故圣人法天贵真,不拘於俗。

〔疏〕法效自然,宝贵真道,故不拘束於俗礼也。

愚者反此。不能法天而恤於人,不知贵真,禄禄而受变於俗,故不足。

〔疏〕恤,忧也。禄禄,贵貌也。愚迷之人,反於圣行,不能法自然而造适,贵道德而逍遥,翻复溺人事而忧虑,滞嚣尘而迁贸,徇物无厌,故心恒不足也。

惜哉,子之早湛於人伪而晚闻大道也。

〔疏〕惜孔子之雄才,久迷情於圣迹,耽人间之浮伪,不早闻於玄道。

孔子又再拜而起曰:今者丘得遇也,若天幸然。先生不#17羞而比之服役,而身教之。敢问舍所在,请因受业而卒学大道。

〔疏〕尼父喜欢,自嗟庆幸,得逢渔父,欣若登天。必其不耻训诲,寻当服动驱役,庶为门人,身禀教授,问舍所在,终学大道。

客曰:吾闻之,可与往者与之,至於妙道;不可与往者,不知其道,慎勿与之,身乃无咎。

〔疏〕从迷适悟为往也。妙道,真本也。知,分别也,若逢上智之士,可与言於妙本,若遇下根之人,不可语其玄极,观机吐照,方乃无疵。

子勉之,吾去子矣,吾去子矣。乃刺船而去,延绿苇间。

〔疏〕戒约孔子,令其勉励。延缘上芦苇之间。重言去子,殷勤训勖也。

颜渊还车,子路授绥,孔子不顾,待水波定,不闻拏音而后敢乘。

〔疏〕仲尼既见异人告以至道,故仰之弥甚,喜惧交怀,门人授绥,犹不顾盻,船远波定,不闻桡响,方敢乘车。

子路旁车而问曰:由得为役久矣,未尝见夫子遇人如此其威也。万乘之主,千乘之君,见夫子未尝不分庭伉礼,夫子犹有倨傲之容。今渔父杖拏逆立,而夫子曲腰磬折,言拜而应,得无太甚乎?门人皆怪夫子矣,渔父何以得此乎?

〔疏〕天子万乘,诸侯千乘。伉,对也。分处庭中,相对设礼,位望相似,无阶降也。伸尼遇天子诸侯,尚怀倨傲,一逢渔父,尽礼曲腰,并受言词,必拜而应,渔父威严,遂至於此。孔丘重方外之道,子路是方内之人,故致惊疑,旁车而问也。

孔子伏轼而叹曰:甚矣由之难化也。湛於礼义有间矣,而朴鄙之心至女未去。

〔疏〕湛着礼义,时间固久,嗟其鄙拙,故兑轼叹之也。

进,吾语汝。夫遇长不敬,失礼也;见贤#18不尊,不仁也。彼非至人,不能下人。下人不精,不得其真,故长伤身。惜哉,不仁之於人也祸,莫大焉,而由独擅之。

〔疏〕召由令前,示其进趋。夫遇长老不敬,则失於礼仪,见可贵不尊,则心无仁爱。若非至德之人,则不能使人谦下;谦下或不精诚,则不造於玄极。不化不爱,乃祸败之基。惜哉仲由,专擅於此也。

且道者,万物之所由也,庶物失之者死,得之者生,为事逆之则败,顺之则成。故道之所在,圣人尊之。今渔父之於道,可谓有矣,吾敢不敬乎。

〔注〕此篇言无江海而间者,能下江海之士也。夫孔子之所放任,岂直渔父而已哉?将周流六虚,旁通无外,蠕动之类,咸得尽其所怀,而穷理致命,固#19所以为至人之道也。

〔疏〕由,从也。庶,众也。夫道生万物,则谓之道,故知众庶从道而生。是以顺而得者则生而成,逆而失者则死而败,物无贵贱,道在则尊。渔父既其怀道,孔子何能不敬邪。

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三十三竟

#1《 阙误》引张君房本『交』作『皎』,四库本同。

#2郭庆藩引文改『拓』作『托』。

#3《阙误》引张君房本『待』作『侍』。

#4高山寺本『忧』作『处』。

#5高山寺本『廷』作『朝』。

#6高山寺本『不』下有『亦』字。

#7原作『总』,今依四库本改作『总』。

#8此处疏文缺,今依成疏原文补。

#9刘文典补正本『举』 作『誉』。

#10高山寺本『离』下无『身』字。

#11此句高山寺本作『今不修身而求之於人』。

#12高山寺本『悲』作『疾』。

#13又『未发』作『不严』。

#14又『未』作『不』。

#15『四事』上文及郭庆藩引文补足。

#16高山寺本『论』下有『其』字。

#17高山寺本『不』下有『为』字。

#18高山寺本『贤』作『贵』。


#19原作『因』,依四库本改作『固』。

天静宫 © 版权所有 地址:安徽省涡阳县涡北街道天静宫 宗教场所登记证号:宗场证字(皖)SGII001号 备案号:皖ICP备16002350号 服务电话:0558-7308259 技术支持:企隆网络